掙扎的全球郵輪復蘇之路,中國能否率先揚帆

郵輪旅游仍然具備很大潛力。

據央視新聞4月22日報道,??咳毡鹃L崎港的大型郵輪“歌詩達大西洋”號因一名外國籍船員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,當地醫療機構又于21日對船員中的57名密切接觸者進行了核酸檢測,并發現33人感染,截至目前,該郵輪總計已有34人確診。

毫無疑問,這個消息又為郵輪業的復蘇之路蒙上一層陰影。

從有口皆碑的“海上五星級酒店”,到讓人聞之色變的“漂浮的病毒培養皿”,隨著疫情在全球范圍升級,郵輪業被重重敲下速凍鍵。

而郵輪產業從零起步的中國,目前已成長為全球最大的郵輪新興市場、全球第二大的郵輪客源國,并逐漸演進出郵輪母港。

資料圖:上海吳淞口國際郵輪港。圖據Cruise Industry News

據不完全統計,皇家加勒比郵輪公司旗下的海洋光譜號、海洋量子號和海洋航行者號,歌詩達郵輪旗下的威尼斯號、賽琳娜號、大西洋號,星夢郵輪的世界夢號和探索夢號,MSC地中海郵輪的榮耀號,以及嘉年華旗下公主郵輪公司的藍寶石公主號,都先后在中國母港開辟航線。

那么,隨著中國疫情形勢的好轉,這些以中國為母港運營的國際郵輪,如今的狀態如何?離復航又還有多遠?

從短期維修到聚集感染:一次難以預期的滯留

2月22日,停泊日本橫濱港的“鉆石公主”號郵輪乘客分批下船進入第四天,日本厚生勞動相加藤勝信在當日的記者會上透露,發現已下船乘客中漏檢23人,并誠懇道歉。

而就在同一天,日本三菱重工卻喜不自勝地宣布了一個“撿漏”的好消息:長崎造船所香燒工廠首次接獲了豪華郵輪維修工作——負責86000總噸豪華郵輪“歌詩達大西洋”號的外板涂裝和設備維護。

據國際船舶網報道,“大西洋”號原本計劃在上海修理,然而由于疫情原因,歌詩達郵輪公司更改了計劃。同樣因為疫情無法利用中國的修船廠和泊位,“大西洋”號兩艘姐妹船“威尼斯”號和“賽琳娜”號最終也轉投長崎港,前后腳駛入了香燒工廠船塢。

三菱重工香燒工廠船塢的“歌詩達大西洋”號。圖據日本共同社

事實上,三菱重工的香燒工廠此前也曾是豪華郵輪的“產房”,比如“鉆石公主”號郵輪正是誕生于此。不過,由于兩度無法按時交付造成巨額虧損,香燒工廠最終決定退出郵輪建造市場,轉而重整業務,作為長崎造船所的一部分,努力向大型郵輪維修基地“轉型”。

三菱重工表示,雖然這筆“首單”的維修工作規模不大,但“離規劃目標又邁出了關鍵一步”,公司希望能夠繼續接獲更多郵輪維修合同、積累實績,逐步獲得郵輪公司的信任,以此接獲更大規模的訂單。

顯然,盡管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節奏,但作為近年來全球旅游業發展最快的板塊,郵輪這個“漂浮在水上的黃金產業”依然是被廣泛看好的經濟增長極。

然而,演變為“全球性大流行病”的新冠肺炎,也充分展現出“狡猾難纏”的一面。比如,歌詩達旗下這三艘郵輪原本的維修耗時都在一周左右,但隨著病毒迅速在全球范圍內“攻城略地”,短期靠港維修變形為一場不可預期的長時間滯留——直到眼下,“歌詩達大西洋”號又現聚集感染。

海上漂流:那些港口之外的徘徊

也許,被打敗的預判還不止于此。

3月下旬,“歌詩達威尼斯”號率先駛出長崎港,向中國廣東海域進發。當時,不少郵輪發燒友們認為這是一個“積極信號”:隨著中國疫情形勢好轉,“威尼斯”號或許正在為復航“熱身”。

1月26日,“歌詩達威尼斯”號結束越南之旅后返回深圳蛇口母港,因船上有多人出現發熱癥狀,深圳多部門聯動應急處置。圖據海事新聞網Maritime Bulletin

然而,在廣東海域外漂流兩周,“威尼斯”號始終未被獲批進入中國境內。

4月13日,“威尼斯”號掉頭駛回長崎,然而這一次,“客戶”的身份卻遲遲沒能敲開大門。根據中國港口網船舶跟蹤,自4月18日抵達附近海域至今,“威尼斯”號就開始在長崎港外原地打轉,密匝匝的軌跡數據仿佛一圈又一圈焦灼的腳印。

“威尼斯”號船舶軌跡。圖據中國港口網

而依然飄在海上的郵輪遠不止一艘,它們正努力尋找可棲身的港灣,以期盡早結束漂流。

4月初,澳大利亞新州警方發起了“和平時期最大規模的海上行動”,將5艘“滯留”悉尼港的郵輪驅離澳大利亞海域,其中包括皇家加勒比郵輪公司的“海洋光譜”號。而原本,這艘被臨時部署到南半球的郵輪,是為了犒勞澳洲山火中的英雄們——在2月底及3月初,為消防員們提供兩次免費的豪華郵輪四日游。

據新南威爾士州警局官網,“經過數天的協調”,當地時間4月3日下午4:30分,“海洋光譜”號駛入悉尼港,在一名海上飛行員的指導下,錨定在亞索爾灣(Athol Bay)進行物資補給,包括燃料、食品和醫療用品。此后,“海洋光譜”號便踏上了終點未知的漫漫“回程”路。

而它的姐妹船“海洋量子”號,4月初在韓國靠港完成補給物資后,始終在中國附近海域徘徊。一位郵輪行業相關人士告訴紅星新聞,該郵輪目前“等待獲準??可虾!?。

“海洋量子”號船舶軌跡。圖據中國港口網

星夢郵輪的“探索夢”號則“滯留”在馬來西亞蘭卡威附近。4月9日,該郵輪公司一名工作人員發了一條傷感的朋友圈:“4月9日,本來是探索夢從悉尼載譽歸來開啟天津首航的日子,她本來計劃自今天起,滿載久別的中國‘郵’客征程星辰大海,而此時,探索夢及其船員正靜靜沐浴在蘭卡威的落日余暉中?!?/p>

成功靠泊者:用升級填充“空窗期”

表面上看,郵輪似乎突然成了難以接手的“燙山芋”,而從根源上說,一切都源于它的“特殊屬性”,用上海吳淞口國際郵輪港副總經理葉欣梁的話說,“郵輪旅游涉及國際郵輪公司、郵輪母港和訪問港當地政府、船籍注冊國、乘客國籍國等多個相關方。稍有不慎,便會造成疫情的失控?!?/p>

正因為如此,隨著疫情蔓延,全球多國相繼出臺“封郵令”,不斷有郵輪被拒絕入港或被迫改航。與“漂泊無依”相比,可以“錨定”港口,似乎也成了一種幸運。

1月29日,星旅郵輪旗下的“鼓浪嶼”號靠泊上海吳淞口國際郵輪港,結束航程,出發運營被無限期擱置。原本前往境外港口進行物資補給的計劃被打亂,船上680名中外籍船員的物資供應也難以為繼。

在此后的兩個多月里,靠著上海寶山海關總計39批次的“定點投喂”,這艘“孤獨郵輪”才得以“保持體力”,最終在4月3日駛向舟山港進行硬件升級。據悉,此次裝修會擴大免稅店的面積,增加套房用餐區,以及升級船上的排風/新風系統,靜待郵輪經濟重啟。

再比如星夢郵輪旗下的“世界夢”號,早在3月初,便開始從容“遠航”,經蘇伊士運河穿英吉利海峽,于3月底抵達荷蘭。很快,此行的目的就被郵輪發燒友們提前“曝光”——現身鹿特丹瓦爾港區(Waalhaven)船塢的“世界夢”號已完成“改裝”。

該ins博主還熱情洋溢地介紹道:“‘世界夢’從船身上移除了它的中文名字,有傳言稱它將被部署到歐洲和美國,你想搭乘這條夢幻的美麗郵輪一起開啟新航程嗎?”

復航之路多艱:“郵輪和公司都掙扎得很”

顯然,郵輪業的停擺不僅對企業及相關產業造成了打擊,也令不少喜愛郵輪的游客沮喪不已。供需兩端,都浮動著“早日解封”的期待。

4月20日,在線郵輪市場網站Cruise Compete總裁艾莉森表示,在過去45天內,郵輪的預訂量(出行日期在2021年)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40%。她說,這其中只有11%的預訂量來自被迫取消2020年旅行的人。

而稍早前,瑞士銀行業巨頭瑞銀集團(UBS)在對郵輪業的分析報告中也指出,“預訂量仍然顯示出郵輪行業令人驚訝的彈性和韌勁。人們仍在預訂郵輪,并渴望在疫情結束后再次啟航?!?/p>

那么,作為全球最大郵輪新興市場、全球第二大郵輪客源國的中國,在疫情形勢明顯好轉之后,能否迎來“報復性消費”呢?

盡管在攜程等OTA網站上,郵輪航線預定暫時已取消,但各大郵輪公司網頁上,似乎正醞釀著一波出游熱潮:一些預定航線用醒目的紅字備注“只剩少量艙位”;各類優惠中,不少會特別注明7月中旬至8月中旬的暑期航次不在優惠范圍內。

對于航線預定的具體情況,雖然各大郵輪公司諱莫如深,但一位從事郵輪票務代運營的公司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,“現在關于復航、復航后能有多少人上船,都屬于比較敏感的問題,郵輪公司會說一些宣傳性的文字,所以(真實的)答案會惹船公司不高興,所以我會盡量不談那些可能會和船公司相左的答案?!?/p>

此外,預定航線的信息波動,也透出幾分不確定。以“歌詩達威尼斯”號為例,4月21日,其官網的預訂頁面中,它最早將于5月初開啟“深圳~峴港~深圳”的航線;4月22日,最早的可預訂航線又變成6月初的“深圳~沖繩~深圳”。另一家郵輪公司的市場部工作人員也委婉地告訴紅星新聞,“現在瞬息萬變,我們所有的籌備也是要依托疫情的發展情況?!?/p>

“郵輪和公司目前是什么際遇,我個人覺得不要提了,因為都掙扎得很?!币晃恍袠I從業者對紅星新聞感嘆。

危中之機:中國郵輪市場或將率先復蘇

但事實上,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聲音表示,中國郵輪市場或將在全球率先復蘇。

據全球郵輪業新聞網站Seatrade Cruise News報道,美國嘉年華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阿諾德·唐納德近日表示,“隨著疫情在中國境內消退,那里的社交活動正在恢復,率先重啟市場是合乎邏輯的?!倍驮诓痪们?,香港云頂郵輪集團也信心滿滿地表示,“一旦內地港口開放,我們將立即恢復運營,屆時如果日本等目的地國依然拒絕郵輪入境,云頂將盡力取得在內地航行和無目的地航行的許可?!?/p>

當然,沒人能準確預測郵輪業會具體在何時、從何地重新啟航,而恢復后的運營也很可能無法復刻疫情前的布局?!皬秃胶?,大概率會改成2晚的海上巡航航次,而且,只要周邊國家不清零,應該就不會再開往周邊國家了?!鼻笆鲟]輪票務代理公司CEO告訴紅星新聞。

此外,疫情期間被反復討論的郵輪空氣循環系統、載客率、衛生安全等等細節,也許都將在未來刷新標準?;始壹永毡扔屋唩喼迏^主席劉淄楠用“史無前例”來形容此次疫情對郵輪業的沖擊,但他同時表示,“此次疫情將加速郵輪業繼續升級、演變”,而此時,把“冰封期”轉化為“閉關修煉期”,或許正是危中之機。

“郵輪的公共衛生安全風險管控體系正在發生深刻變化。如何管控風險,將是疫情之后郵輪行業共同面臨的問題。從郵輪的設計制造、運營管理、船票銷售,包括郵輪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都要思考這個問題?!鄙虾J袑毶絽^委書記、上海國際郵輪經濟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汪泓教授表示,“郵輪旅游仍然是一個性價比很高的旅游方式,仍具備很大潛力,一切只是時間問題?!?/p>

*本文來源:紅星新聞,作者:李彬彬,原標題:掙扎的全球郵輪復蘇之路 中國能否率先揚帆。

評論:

登錄 后發表評論
卖保健品到底赚钱吗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今日西宁快三开奖结果 股票查询一览表 幸运赛车计划 北京pk拾开奖直播室 手机网上赚钱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准版 宁夏11选五奖励 欢乐捕鱼人弹头怎么买 000532股票行情